您的位置:首頁 > 澧蘭

留在韓家坪的社教歲月

2020-12-03 09:29:29  來源:張家界日報  作者:謝德才  閱讀: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

    冬季單冷,溫了一壺桑植白茶,和兩三朋友閑坐暢聊,聊到省城干部在桑植涼水口韓家坪社教的故事。雖言語簡單,卻如握在手中的白茶,溫暖了我。

    于是,我想去韓家坪玩一玩,走一走,看一看。我沿著盤山公路,很快就到了涼水口。涼水口的水,綠如西湖,處子般動人可愛,但,我沒來得及欣賞它,甚至連集鎮上叫得響的油粑粑都沒嘗上一口,車子便進入岔路,朝李家莊方向駛去。

    剛轉彎,坐在車上的一位涼水口的鎮干部忙喊司機停車。下車以后,他用手一指——這,就是當年省城派來的社教干部住過的老屋場。這地方,原來是鎮里的農技站。房子雖只一層,房間卻不少,大大小小共有七八間。以前,鎮里農技站的同志和省里的幾名社教干部都住在這里,早出晚歸。這位鎮干部說,當年的日子,這里一天到晚挺熱鬧的,尤其是農忙季節,前前后后擠滿了當地農民,問技術的,請專家的,買種子的,購肥料的……而今,房子搬到別處去了,這塊地,奇跡般地長出茂密的青草。在寒冬的暖陽里,它們向陽而生,不言不語,但,應該和當地的農民一樣,記得當年的場景和熱鬧。

    車子繼續往前開,全是水泥路,太陽甚好,車子也很舒服。我們呼吸著只屬于鄉村的新鮮空氣,享受著拂面而來的微風。從窗口入目,兩山夾一河,山水秀雅。炊煙裊裊,人們勞作。一小群一小群的鳥兒,不時嘀叫幾聲,疾飛而過。見上這景,我在想:“如果屠格涅夫還健在的話,他就一定要寫這里的鄉村了!”

    沿路有條河,叫羅峪河。賀龍曾為加強對紅軍的統一領導,將部隊在羅峪進行整編。

    車子慢慢地駛進李家莊村。我朝村部走進。這村部的墻壁上,掛有司法部授予的“全國人民調解工作先進集體”“全省民主法治示范村”“全省農村幸福社區建設”“湖南省示范兒童之家”“全省示范農家書屋”等獎牌。

    我跟村主任向愛玉說明來由,她熱情地帶我們去韓家坪。在車上,向愛玉給我說,韓家坪原來是一個村,由于村(居)合并,韓家坪村合并到李家莊村。韓家坪現在是李家莊村的一個組,而今的韓家坪,六個組,兩百戶人家,人數不到一千。

    韓家坪,到了!

    這坪,很寬闊,安靜又有點小俏皮,像一幅百讀不厭的油畫,又像是娓娓動人的書頁,記載著社教的日日夜夜。當年,從長沙土壤肥料測試中心派來社教干部杜中華住的村就是韓家坪。向愛玉帶我們到一座上了年紀的石拱橋邊,說:“橋這邊是李家莊;過了橋,就是韓家坪了?!?br style="box-sizing: border-box; outline: none !important; padding: 0px; list-style-type: none;"/>

    我們有說有笑地過了橋。冬日的太陽,雖勁兒不足,但讓人覺得溫暖。村子里,坐著幾位老人和年輕人,零零落落,我們便和他們拉起家常,很投入,聊啊聊,人漸漸多了起來。大家圍在一塊,親如一家。

    “你們認識杜中華嗎?”

    我拋出這個問題,本來是想做一個引導,卻成了這次采訪的開場。大家非常感興趣,話匣子一發不可收?!爸?,一九九一年到我們這里……”“認識認識,去過我們家的地里,叫我怎么種地”“也去過我家,幫我施肥,端起桶就往地里走……”“我家種得油菜多,他還幫我家把油菜種籽賣到靠近湖北的四方溪”“小杜號召我們種“雙兩大”后,又搞玉米定向移栽,都搞成功了”……大家紛紛爭著說,都講杜中華是個好人,好干部,沒有一點架子,和氣,肯做事。

    大家的回憶,讓我心中的杜中華不斷飽滿起來,我雖然不識他的面,但,讀懂了他的心,讀懂了他在韓家坪的情。

    韓家坪——田,一兩百畝;地,五六百畝。

    杜中華初到韓家坪,一心想做好一件事:如何提高糧食產量。他摩挲著這里的土,細細的碾碎在手掌心,細膩的心思把他自己帶得很遠很遠——他想在一些田里實驗種植“雙兩大”??纱謇镎偌糠洲r戶開會,有的農戶想不通,說:“要我們搞‘雙兩大’,可以,如果產量降了,怎么辦……”會還沒開多久,散了。村里人,惜土如金,靠田吃飯,一直都是用的傳統的刀耕火種,這一新生事物要他們接受,他們不肯。

    杜中華,心急了,眼潤了。這位說著長沙口音的省城干部,深夜里,在村里轉了一圈又一圈。隨后的幾個夜里,他房間里的燈總是通宵地亮著。他在想辦法,如何說服韓家坪農戶相信自己跟著自己種植“雙兩大?!?br style="box-sizing: border-box; outline: none !important; padding: 0px; list-style-type: none;"/>

    他一次又一次走進農戶家中,一次又一次與當地農戶交談,講如何播種,如何施肥,如何抗蟲,整個過程就像電影畫面一樣,在他的腦海里,在他的語言里。終于,這些農戶開始用自己的田,實驗種起“雙兩大”,杜中華忙碌的身影也經常出現在田間地頭,他挽著褲管,光著雙腳,播種、育苗、拋秧、栽秧、施肥……

    豐收季節,一片片金黃色沉甸甸的稻子,壓壓實實,杜中華樂了,農戶笑得更燦。糧食高產,他再號召全村農戶種植“雙兩大”,再也沒有人說“不”了。漸漸地,全村絕大部分稻田都種上了“雙兩大”。

    之后,杜中華通過調研,發現韓家坪這里的土地貧瘠,不肥沃,用傳統的方式種玉米不高產,他又發動農戶搞玉米定向移栽。一實驗,長勢喜人,產量倍增。這樣,該村的玉米定向移栽基本上達到全覆蓋。而今,該鎮都是種的優質稻,玉米都是定向移栽,高產。而今,李家莊村,水、電、路都通了;村子里,樓房拔地而起,不少人還在城里買了新房;不少農戶的院子里,還停著光鮮的小汽車。這就是通過科學種植而改變生活的真實表現。

    我們在石拱橋邊,采訪快結束,一位披著大衣的胖個子向建軍插話:“我說句老實話,這輩子,我忘不了他……”

    “為什么?”我問。

    “當時,我初中畢業,閑在家中,無事可做,是杜中華辛辛苦苦找到我家,叫我報名,參加全鎮考試,考上后,他帶我去省城培訓,學習農業技術……”向建軍回憶。他繼續說,那次考試就是寫一篇作文,題目叫做《面對荒山談思想》。說到這,向建軍情不自禁地向我們流利地背誦起那篇作文的有關片段:荒山啊,荒山,你不久就要消失,在你的頭上,將充滿碧綠的視野……”

    時隔多年,他還記得自己的作文,聽完他的背誦,我感受到他當年的激情,更多的感受到他對杜中華的感激。

    “去我家看看果園吧?”向建軍滿臉寫著開心。

    去他家的途中,我在想,向建軍在考場寫的那篇作文已出效果。

    他的家,磚房,美。靜。我們來到他家的果園,水果掛在枝頭,黃黃的,綠綠的,紅紅的……向建軍說,這就是我從省城學習回來以后,杜中華叫我種植的果園。他跳進園子,給我們摘下一個又一個的柚子。說,好甜,我家果園多的是,果子也不少。果園里,大家吃的吃,拍的拍。拍照的時候,大家連同希望也給拍上。

    從果園走出來,我們去附近杜中華喜歡去的吊腳樓。這吊腳樓里,唱起了桑植民歌。我們聽到極好的歌聲了,她好像是為愛的傳遞而唱,真美。

    我站在那,癡了很久。

    韓家坪,因社教變得美妙,現這個地方充滿旋律,值得留戀。



    返回欄目[責任編輯:張家界新聞網]

舉報此信息
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
安徽快三预测大小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以太币矿机超频 测号码 体彩7星彩开奖查询 青海11选5走势图 足球比分推荐软件 安徽麻将app 红球综合走势图 三肖中特三五八是什么数字 新手网赚论坛 足球彩票比分直播皇冠网址 龙王捕鱼 排五玩法奖金规则 淘宝快3号码遗漏 pk10改单软件怎么样 澳洲快乐赛车开奖结果